欠债人遭拘禁轻生 追债者判8年_亚米娱乐,亚米游戏,亚米娱乐信誉平台-亚米娱乐官方网站
你的位置:亚米娱乐 > 生活资讯 >

欠债人遭拘禁轻生 追债者判8年

2019-01-08      点击:

  从长沙到邵东,辗转贵州、云南,最后偷渡至老挝,在被限制人身自由50余天后,时年38岁的陈浩(化名)用一根皮带了结了自己的生命。

  为了项目,他与父亲陈军(化名)曾向何某通借了160余万元,到期后无力还款;何某通为了逼他们还钱,带走了陈浩,关在老挝的酒店房间里,直到陈浩自杀。

  此前,长沙雨花区法院一审以何某通犯非法拘禁罪,判处有期徒刑八年。之后,检察院以量刑畸轻抗诉,何某通也提起上诉。

  近日,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一审原判。

  为收回债务将人带至老挝

  长沙中院审理认为,2014年6月4日和6月30日,陈浩与陈军通过他人先后从何某通处借款共计约人民币1623000元,至约定还款期限,经何某通多次讨要无果。

  2015年12月21日,何某通纠集他人在长沙市雨花区“西子花苑”小区门口,强行将陈浩押进车内带至邵东县实施拘禁。之后何某通先后将陈浩带至贵州省、云南省并偷渡至老挝,在此期间,何某通多次拨打电话向陈军索要欠款,并实施言语威胁。

  2016年2月27日,陈浩在老挝沙耶武里省鸿友大酒店114房死亡。经鉴定,陈浩系颈部遭受钝性外力压迫(如绳索类等)导致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。

  何某通于2016年2月28日向老挝警方投案,中国警方于2016年5月26日将何某通从老挝引渡回国。

  为了能让儿子回家,陈军在何某通妻子李某的要求下写下谅解书,答应谅解何某通在债务调解期间的所有不当行为与言语。

  “2015年底,何某通打电话给我,说要和朋友出去旅游,我从他人处得知,他是带着陈浩出去旅游了。”李某称,她没有办法找到何某通,何某通联系过她,都是用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号码,“他打电话回来就是想听孩子说话,和我交流不多”。

  饿肚子只会朝服务员点头

  2016年2月22日,何某通与陈浩住进了鸿友大酒店114房,因为没有护照,两人没有进行登记。酒店服务员美某、印某记得,老板娘问过,能不能让陈浩和服务员一起吃饭,每个月给80万元老挝币,但服务员认为中国人和老挝人饮食习惯不一样,没有同意。

  在美某、印某印象中,114房从来不开门,不让服务员打扫。“每天早上9时何某通骑着摩托车出去买吃的,分量都很少,饭菜放在一起用一次性饭盒装着,陈浩从来不出房门。”

  在住进114房前,何某通与陈浩住在老挝琅勃拉邦省纳康宾馆,小房间位于前台后面楼梯下面,房间里面没有床,只在地上垫了两张床垫。陈浩平时不出门,最多在宾馆内转一圈,期间和何某通一起出去过两次,从没有单独外出。酒店服务员雅某称,有时候何某通晚上没有回来,雅某做晚饭,陈浩会出来看看,好像很饿的样子,“我问他是不是饿,他也不说话,只是点头”。